智能車間、智能工廠、智能制造該如何評斷三大層級?

中國制造迫切渴望升級換代的同時,人口紅利日漸式微,把傳統勞動密集型企業逼到了內憂外患的生死絕境。

  過去的價值創造經驗不再靈光。勞動力的獲取難度和使用成本,日益成爲碾壓和侵蝕企業利潤的沈重滾輪。動辄成千、過萬的大規模員工裁撤,難以說清究竟是互聯網革命掀起的戰略調整,還是生存危機下的舍卒保車。

  與上世紀80年代的日本相似,中國機器人産業在多重合力推動下進入加速發展期。

  相較于全世界自動化實現率爲55點(每萬名工人中,有55個人擁有機器人),中國自動化實現率僅爲21點,與美國、德國、日本、韓國的比重135點—339點,還有很大差距。差距孕育巨大市場潛力。

  8月18日,帶著對機器人産業發展趨勢的高度訴求,主題爲“通過創新工業園模式逆襲産業未來”的思想盛會,在18號財富沙龍掀起熱議。

  全球再工業化的戰略支撐

  2008金融危機之後,世界經濟沈迷谷底。能源、環保……曾經飽受資本追捧的領域躊躇不前,投資界難覓帶領經濟重振雄風的行業亮點,除了機器人。

  工業機器人産業在低迷的世界經濟增長中一枝獨秀。一方面,相對于勞動力成本的大幅上漲,工業機器人及輔助設備價格持續降低,科技進步之下智能化水平大幅躍升,在替代人工方面具備了明顯優勢;另一方面,機器人與新能源、新一代信息技術深入融合,隨著新一輪科技和産業革命的不斷演進,正一起成爲推動新工業革命的主導力量。

  其實,早在2007年,微軟公司創始人比爾·蓋茨就曾撰文指出,“機器人産業將會再現計算機産業的崛起之路,成爲繼汽車、計算機之後最有潛力的新型高技術産業,在不遠的未來徹底改變人類的生産和生活方式。”

  有關專家甚至預言,人類正由IT(信息技術)時代向RT(機器人技術)時代邁進。機器人技術將嵌入各個應用領域,成爲人類社會的基礎性技術。

  機器人産業由此成爲世界各國産融角逐的焦點。歐美等發達國家紛紛出台以加強科技創新和發展先進制造業爲核心的“再工業化”戰略,試圖掌控新一輪技術創新主導權,重獲制造業優勢地位。

  作爲高級經濟師,張炳君一直在跟蹤研究國際機器人産業發展趨勢,並查閱總結了大量案例——

  美國提出通過發展人工智能、工業機器人和數字化制造,提高勞動生産率,謀求制造業回歸。

  歐盟提出“新工業革命”理念,培育機器人、數字技術、先進材料、可循環能源等新興産業,大力推進新的生産方式。

  日本提出通過加快發展協同式機器人、無人化工廠提升制造業國際競爭力。

  韓國先後出台《智能機器人基本計劃》、《服務型機器人發展戰略》,全力提升機器人産業競爭力。

  法國采取由政府組織機器人基礎技術研究,由工業界支持應用和開發的方式,建立機器人領域完整的科技體系。

  德國政府頒布“改善勞動條件計劃”,規定對一些有毒、有害的工作崗位,必須以機器人代替普通人勞動。

  在發達國家幾級産業政策的扶持下,工業機器人的研發、生産和應用取得突破性進展。世界工業機器人銷售大幅增長,2010年全球銷量12萬台,銷售額爲60億美元,2011年全球市場總額突破255億美元,增幅顯著。

  近年來,隨著中國土地、勞動力等要素成本上升過快,制造業面臨來自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的雙重壓力,應用工業機器人成爲加速制造業升級、重塑制造業優勢的迫切之選。

  工業機器人被納入國家戰略性新興産業,出台了《智能制造科技發展“十二五”專項規劃》和《服務機器人科技發展“十二五”專項規劃》,並通過 “智能制造裝備專項”資金進行專項扶持。

  今年6月,中國機器人産業聯盟結合國際機器人聯合會統計數據發布顯示:2013年中國企業國內銷售工業機器人總量超過9500台,按可比口徑計算銷量較上年增長65.5%;外資企業在華銷售工業機器人總量超過27000台,較上年增長20%。

  2013年,中國市場合計銷售工業機器人近37000台,約占全球銷量的五分之一,總銷量超過日本。中國成爲全球第一大工業機器人需求市場。

  青島競奪北方高地

  中國是世界機器人需求增長率最高的國家之一,但是面對逐年增長的蛋糕,本土企業因關鍵技術、制作工藝及銷售渠道的不完善,在需求高速增長的國內市場面前,仍處于競爭劣勢。

  在機器人領域頗多研究心得的安信證券研究所首席機械行業分析師鄒潤芳,面對空前行業熱情,表現出十分的冷靜,“國際上講的機器人是智能化的、真正意義上的機器人。而中國還停留在工業機械制造的層面上。我們生産的機器人在制造精度、産品使用壽命、智能化方面的技術能力遠不及國外水平,機器人制造的核心技術目前依然還被把持在機器人四大家族裏。”

  據了解,截至目前,工業機器人行業四大巨頭瑞士ABB、日本發那科及安川電機、德國庫卡都在中國設立了分公司及合資公司,機器人四巨頭占據中國國內市場份額高達70%以上。國內企業市場占有率僅有4%;外資品牌市場占有率高達96%。

  青島科捷機器人有限公司總經理李遠強表示:“機器人的三大核心零部件伺服電機、減速機和控制器分別占制造成本的24%、36%和18%,機械加工占22%,要麽依賴進口,要麽在機加工方面的精度水平相較國際上還差得很遠。這都增加了機器人的生産成本,削弱了價格競爭力。”

  “電腦的應用意義在于軟件,而機器人本身具有獨立的靈活性和穩定性,在應用領域與傳統産業嫁接,擁有無窮大的市場空間和巨額利潤。但機器人的核心技術、機器人生産的根源沒有掌握,就會受到行業巨頭的牽制和壟斷,我們就很難孕育出偉大的企業,行業的發展必然受到掣肘。”青島藍海股權交易中心總經理常欣站在資本市場的角度分析。

  現狀告急。顯然,中國機器人産業的發展模式不可以是單個企業叫板“四大家族”。

  青島市經濟發展研究院副院長、高級經濟師張炳君,在爲青島市起草的機器人産業調研報告中這樣描述:“作爲國家重要的裝備制造業基地,青島工業基礎雄厚,在機器人産業領域具備一定研發、生産和應用基礎。面對制造業轉型升級壓力日漸增大的局面,加快推動青島工業機器人産業發展有助于培育新的産業增長點,帶動青島制造業向智能化、精益化升級,搶占新工業革命的發展先機。”

  同樣看好機器人蛋糕的,還有許多期待向高端智能裝備制造進軍的城市。

  上海市將工業機器人作爲高端裝備智能制造的重要專項,拓展機器人系統集成應用,努力在上海建設我國最大的機器人核心技術研發中心和産業基地,2015年目標産值200億元。

  昆山市機器人産業基地申請成爲國家火炬計劃特色産業基地,擁有國內外機器人企業25家,2011年産值35億元,到2015年將形成工業機器人和智能機器人兩大産業鏈,産值200億元。

  唐山市提出打造焊接機器人産業集群和特種應用領域服務機器人産業集群,到2015年形成核心專利100項,年産值超過200億元。

  重慶市成立機器人科技創新聯盟和技術與産業發展公司,推動工業、服務、玩具、軍事、醫療、水下、太空等七大領域機器人的研究、開發和産業化工作,全力打造千億産值的“機器人之都”。

  中國機器人産業誕生之初,就面臨著內部和外部的雙重競爭。在以城市面貌組團搶占行業發展機會的城市競賽中,青島的定位是——打造我國北方最大工業機器人産業基地。

  青島國家級高新區投資促進局副局長、機器人與高端裝備制造産業推進辦公室主任耿凱告訴記者,目前,青島市已在高新區建立了市級智能機器人工程技術研究中心以及機器人本體機構研究實驗室、控制系統研究實驗室、智能夾具研究實驗室。青島市智能機器人産業技術創新戰略聯盟正式獲批成立,科研院所和入園企業強強聯合、優勢互補。

  2013年5月,占地1000畝的青島國際機器人産業園在高新區開園。安川電機、海爾集團、橡膠谷公司、雷霆重工、碩泰科技等機器人項目紛紛落戶。未來,産業園將重點吸引日本、韓國、歐美以及中國國內的優秀機器人研發制造企業以及配套企業入駐,計劃3年時間吸引30家機器人研發制造企業入園,打造我國北方最大的工業機器人産業基地。

  “青島在機器人産業方面起步較早,不僅有産業基礎,而且具有較大的市場容量。2012年,高新區的機器人産業産值已達到了1.5億元,成爲産業發展的新亮點。”青島高新區管委副主任尚立群介紹,青島的工業機器人應用依托軟控股份、海爾集團等企業在橡膠、家電等領域實現突破,並産生了科捷自動化、海爾機器人等領軍企業,初步形成工業機器人領域的特色和優勢。水下機器人、服務機器人是未來青島發展的重點方向。

  做有靈魂的孵化園逆襲産業困境

  “青島工業機器人産業的發展已經具備了較好的基礎,但與先進城市相比,規模較小,實力較弱,布局較零散,産業發展缺乏規劃和政策的引導與支持。機器人産業前景廣闊,且與青島制造業升級息息相關,需要抓緊推動發展。”張炳君做出的行業診斷,帶給投資人張建博一個新的啓示,爲什麽不做一個有靈魂的機器人孵化園,通過創新性園區運營逆襲産業發展困境!

  作爲全市第一家風險投資公司,過往的科技背景,令青島市科技風險投資有限公司對科技與金融的合作效用異常敏銳。

  總經理張建博認爲,盡管當前中國的機器人産業發展的核心部件依賴進口,但隨著中國企業的研發、成長, 一旦掌握、突破了核心技術,一旦這個行業非常明確地打開了更爲廣闊的市場,行業很可能會面臨更加激烈的競爭,中國企業的本土優勢可能反而發揮不出來了。全球機器人行業,很可能會面臨家電産業一樣大打價格戰的命運。

  “産業發展過程中已經犯過的錯誤不能再犯,從産業發展初期設置規避風險的機制,比出現問題後解決危機更爲重要。”張建博認爲,規避這種命運的最好辦法,就是從源頭上建立一個“有靈魂的機器人孵化園”。

  “作爲一個專業化的投資平台,我們致力于與社會各方共同努力,圍繞青島市産業發展目標做文章,促進青島市戰略新興産業的發展。”青島國際投資有限公司董事長張世斌表示:“當前全國的産業園區普遍面臨”大雜燴“的現狀,少數有特定專業功能的産業園區,深入了解發現也只不過是同類産品的聚合。入園企業之間沒有太多關聯,幾乎沒有協同效應,難以形成産業鏈條的聚合。”

  張建博補充,“傳統園區圈了一片地,蓋了一片樓,挂了一個牌子,叫軟件園、生物園……叫什麽都行,因爲沒有特殊的需求和特質。實際上搞了一大片工業房地産。”

  機器人孵化園,從內容上圍繞機器人産業鏈的概念來規劃建設。“現在一提機器人都是本體生産、組裝。能不能挖掘在機器人本體中那些生産關鍵部位的企業,比如伺服電機系統、傳感器、減速系統,在園區集中培養,通過園區互動,把鏈上的企業聯系在一起,形成集合式的優勢。全産業鏈的概念下,任何一個局部的進步可能都會帶來全局的發展。”

  另外,從投資角度,張建博認爲,“技術和資本、科技和金融真正結合,其實是件挺難的事兒。理論上,傳統産業園區看起來什麽都有,什麽服務都提供,但真正缺乏的其實是資本和金融的要素。因爲信息不對稱,導致企業面臨融資需求的時候成本很高。”

  創新性園區的投資主體和運營模式與傳統産業園不同。投資方爲了投資回報,也會以最效率和科學的方式在招商引資和孵化企業方面,予以盡職調研。

  入園企業由投資公司的專業投資團隊按照市場標准進行篩選;符合條件的企業在獲得入園資格的同時獲得天使投資;增加園區吸引力;提高入園項目質量和存活率;避免行政幹預;財務公司對入園企業提供統一記賬服務,大大降低初創企業的財務成本;規範企業財務行爲,促進企業健康發展爲金融機構提供真實正規的財務數據,搭建起企業和金融互信合作的橋梁……

  如果這個有靈魂的産業園區真正能落地並且通過市場檢驗,那麽機器人孵化園誕生最大的價值是,以可複制的運營和管理理念,去孵化出一系列影視園區、新材料園區、海洋裝備制造園區……爲實體經濟的轉型升級探索一條産融結合的創新路徑。 責任編輯:zdsh

2018年1月8日 13:25
友情链接:必赢体育BWIN  竞技宝app官网下载  火狐体育手机版  竞技宝下载app  搜狐体育  英亚体育登陆